二里头遗址启动申遗前期工作
来源:二里头遗址启动申遗前期工作发稿时间:2020-04-05 13:41:05


疫情中的APPLE park,几乎不再有人出入,十分冷清。

左为印度总理莫迪,右为马哈拉施特拉邦能源部长尼廷·劳特

下班时间,仍有不少人在路上散步,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地保持足够的距离。超市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戴起口罩。平静的生活表象下,情绪紧张的迹象也时不时地冒上来。“这个疫情每多拖一周,可能会有很多人,从此人生轨迹就发生了改变。”包鸣说道。

Uber的张正告诉新京报记者,虽然公司的打车业务受到了冲击,但外卖业务却因为禁足获得很大利好。“只要公司还有业务,就是还是需要人来做事情的,所以我们并不焦虑”。张正表示。

谈起硅谷“战疫”以及对中国工程师和华裔的影响,宁舟透露“疫情初期的影响确实挺大的”。据他介绍,疫情在全球蔓延之后,中美关系也受到一些影响,基本就是“国内打上半场,海外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全场挨打)。即便在很包容很多元的谷歌,中国工程师和华裔也面临了少数的敌意,甚至担心会被裁员。

科技互联网公司平时就比较灵活的特点使得远程办公并不会成为一个难题。在亚马逊硅谷办公区上班的陈钟表示,亚马逊平时就会让员工每周在家办公一天,这在硅谷的科技企业尤其是大公司中非常普遍,一来可以减轻本地交通压力,二来也方便员工处理家事。不少企业也都为员工添置设备、搭建工作条件提供了数百美元不等的补贴或报销额度。

“纯线上的企业受到的影响会小很多,跟实体相关的公司受影响会大些,像Airbnb这样跟线下联系紧密的,受冲击最严重。”曹燕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巨头在硅谷的HR,因为公司做的是纯线上的业务,在人们禁足时业务反而有所上升。“短期是利好的,但是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就不好说了,因为大家的广告预算也会萎缩。”而对于求职者来说,在硅谷,大神永远是手握大把机会的,而其他人的选择就会少很多,当外界环境变化时,就要面临风险和困难的抉择。这也是硅谷生存法则的残酷一面。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原本人气沸腾的硅谷比平时冷清了不少。对于在硅谷科技企业工作的中国员工来说,相比于看不见的病毒,有人在担忧疫情带来的失业等社会风险。

印度疫情可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Costco超市张贴的安全提示。